日本731部隊女性實驗的惡行,配種實驗讓人震驚

欄目:歷史趣聞 編輯: 時間:2019年10月05日 01:37:46

日本“8·15”投降紀念日來臨之際,兩名東京學者端出的最新研究成果令美國人膽寒:日本宣布投降后,從中國東北秘密撤回國內的日本731部隊長石井四郎手書密令,要所

日本“8·15”投降紀念日來臨之際,兩名東京學者端出的最新研究成果令美國人膽寒:日本宣布投降后,從中國東北秘密撤回國內的日本731部隊長石井四郎手書密令,要所屬官兵用鼠疫等生化武器突襲即將大規模進駐日本列島的美軍作戰部隊,炮制“細菌戰珍珠港”事件!盡管這一陰謀在即將實施階段被日軍最高統帥部喝停,但日本人反復無常的秉性卻曝露無遺,日本共同社等媒體22日對此進行了首度披露。

中將下達手令:731部隊欲與駐日美軍“玉碎”

發現731部隊長石井四郎中將陰謀手令的是兩位日本人--常駐美國的日本記者青木蕗子和神奈川大學著名的教授常石慶一。

青木蕗子從石井四郎前文職隨員那里獲得了這份指令的復印件,

經常石慶一教授研究后斷定確系石井四郎親筆所書。一真從事731部隊歷史和生化武器研究的常石慶一教授吃驚地發現,731部隊不但在日本投降之前秘密制定了對美軍實施“自殺式”細菌戰的計劃,更在天皇宣布投降后,密謀對登陸日本的美軍發動“細菌戰珍珠港”--以731部隊數千官兵的“玉碎”搏數十萬美軍的性命!

三種手段實施:中國“圓木”、“滿洲”跳蚤與日本美女

這份寫在一本大筆記本上的手令詳細描述了日本天皇宣讀投降詔書后的第二天--8月16日起至27日期間,731部隊的詳細行動。

石井四郎中將下令:“盡可能多地將‘圓木’和PX從滿洲搶運回國,民用船只也可以動員起來運送武器與裝備。由于美軍將于8月25日由東京附近的相模灣登陸,所以我們要搶在他們之前將細菌戰武器分布在日本全國,伺機對進駐日本的美軍發動全面細菌戰爭。”石井四郎中將還詳細列舉了對美軍實施細菌戰的三種武器--中國“圓木”、“滿洲”PX與日本美女。

中國“圓木”指的是攜細菌的中國受害者。根據日本關東軍第1539 號命令,“石井部隊”將平房地區120平方公里劃為特別軍事區。731部隊在生體試驗中心——“四方樓”中央秘密建有“特設監獄”。他們將被實驗者稱為“馬魯他”,即“圓木”的意思。731部隊主要采用“特別移送”獲得“圓木”,就是由各憲兵隊不經過審判,將在各地抓獲的中外人士秘密押送到731部隊監獄。731部隊成立之初,也曾到大街上任意抓獲普通老百姓當作“圓木”。據《前日本陸軍軍人因準備和使用細菌武器被控案審判材料》中731部隊原隊員供訴,僅在1939 年至1945 年間,731部隊就將至少3000 名中外人士直接殺害在各種活體試驗中。731部隊原隊員供稱,1945 年8月,731 部隊在潰退前殺死了所有的“馬魯他”,沒有一名幸存者,但現在看來731部隊極可能秘密運送部分的“圓木”回日本,只是在陰謀破產后在日本殺害。

“滿洲”PX指提是沾染了細菌的跳蚤。該武器由731部隊第四部提供。第四部是個“大型生產細菌戰武器的制造廠”,一次性可培養近8噸各種細菌營養液,可培育出4萬萬億微生物,一個月內就可生產鼠疫細菌300公斤、傷寒癥細菌900公斤、炭疽熱病菌600公斤、霍亂病菌1000公斤,其中,第四部每三四個月生產45公斤跳蚤,相當于1.45億只!

日本美女是比較瘋狂不成熟的設想,就是由甘當“自愿者”的日本女性充當攜菌人,然后與美軍高階層軍官進行“親密接觸”,以期達到“奇襲”的效果。這也并非是石井四郎中將“奇思異想”。事實上,日本此前有過戰爭史上最骯臟的“金馬計劃”。金馬是日本著名人體病毒學博士,日本軍國主義的瘋狂追隨者。1942年春,他帶著自己的科研成果向軍部提出了一個無恥的建議。太平洋島嶼的土著居民,性格粗獷豪放,再加上天氣炎熱,女性多袒胸露腹,甚至有不著裙褲者,性關系比較混亂。在太平洋作戰的美軍士兵性行為一向不檢,接觸土著婦女,極易做出荒唐事。鑒于此,金馬建議,在日軍撤出前,可先使島上婦女感染性病病毒,以期在美軍士兵中迅速傳染,削弱其戰斗力,皇軍則可不戰而勝。為了挽回敗局,日本軍部在1943年春采納了“金馬計劃”。為獲得大量性病病毒,金馬帶著助手們日夜奮戰,在他的實驗室里培養各種病毒,除一般淋病、梅毒外,還有一種俗稱“雅司病”的熱帶性病病毒,感染后生殖器腐爛流膿,絕無醫治的特效藥,患者很快就會斃命。金馬的性病病毒,既有針劑注射,也有口服片。1944年,金馬的各種性病病毒已經準備就緒。他率領一支由醫生、護士和檢疫人員組成的“特種作戰部隊”,從日本本土搭乘一艘大型潛艇,攜帶一大批這種世界上最缺德的“武器”,開赴太平洋馬里亞納群島給土著婦女們接種病毒。

遭遇高層喝停:擔心日本人自己“絕種”

8月26日,在駐日美軍先頭部隊登陸日本前兩天,日軍最高層給731部隊下達了多道措辭嚴厲的命令:“不得做無謂的犧牲!”、“伺機等候未來的時機!”這些指令來自日本帝國陸軍總參謀長與副總參謀長。

對于帝國陸軍最高層喝停731部隊的瘋狂舉動,常石慶一教授認為,這有可操作性差的問題,由于日本已經投降,再想從中國東北運“圓木”到日本的可能性幾乎為零。另外,有其它學者認為,帝國陸軍最擔心,也是喝停731部隊瘋狂陰謀的根本原因是為了保住日本人自己的性命,甚至要避免“絕種”的風險。

這并非聳人聽聞,盡管731部隊握有細菌武器的部分“解藥”,但由于戰爭已經將日本國內的防疫系統和藥品生產能力全部催毀,一旦細菌武器在日本列島發揮作用,日本民族可能會被它自己毀滅。其次是擔心美軍的報復。廣島長崎的原子彈經歷已經徹底摧毀了日本軍人的意志,一旦731部隊得手,美軍在細菌武器下傷亡慘重的話,那么不排除美軍對日本再度動用原子彈實施的復的可能性,這同樣也會讓大和民族“絕種”,綜合上述原因考慮,帝國陸軍最高層喝停了731部隊的瘋狂。

不過,考慮到石井四郎中將手書指令并不遠整,而且帝國陸軍在美軍抵達前銷毀了大量的絕密資料,所以究竟是什么原因讓帝國陸軍喝停731部隊的瘋狂,石井四郎中將怎么反應等內幕已經無從得知。

中將暴斃:美軍痛恨反復無常日本人?

這一陰謀的主使石井四郎在日本人中是個子較高的一個,身高一米七五。他一八九二年出生于千葉縣。從外表看,他死前像個和善的長者,但心腸卻十分狠毒,是一頭衣冠楚楚的狼。他二十二歲那年畢業于日本京都大學醫學院病理系,在近衛師團當了兩年軍醫之后,由日本政府陸軍省派往德國學習細菌和毒氣研制專業。三年后學成回國,在東京成立以他為主的“石井細菌研究室”,直屬陸軍省領導。一九三一年九月十八日沈陽事變之后,石井四郎和他的三個哥哥,即大哥石井虎男,二哥石井剛男,三哥石井三男一道,帶領三百一十五名細菌研究人員來到中國哈爾濱,在拉濱線上的背蔭河車站附近,建立了由日本關東軍領導的細菌研究所,內稱七三一部隊,又叫石井部隊,對外稱為“關東軍防疫給水部。”兩年后,研究所又增加了化學武器,即毒氣的研究。一九四二年五月,他被授予中將軍醫。

此人在美軍登陸后不久便暴斃身亡,日本通訊社稱石井四郎患有嚴重的高血壓病和心臟病,因被免罪釋放興奮過度,喝酒過多而猝然死于芝山町家中,但對此說法各方多有疑問。

事實上,美軍登陸日本后,就與石井四郎達成秘密交易--由他交出細菌戰的研究成果,盟軍不追究他的戰爭罪行。2005年,一份解密文件顯示,1947年7月17日聯合國軍參謀部情報處的威洛比處長所做的《關于細菌戰的報告》以及7月22日威洛比提交給美國陸軍部情報部長錢柏林的絕密信件宣稱 :“調查731部隊活體實驗罪行的美國陸軍部細菌武器專家費爾博士在對731部隊人員進行詢問的過程中,獲得了無與倫比的珍貴數據”,“獲得的情報對于未來的美國細菌武器計劃,擁有最大限度的價值。”

雖然文件未列出具體的名字,但是記錄有“第一級的病理學家”等是提供資金的對象。一連串的情報是通過金錢、請客吃飯、娛樂等報酬獲得的。當時從美陸軍情報部門的秘密資金中支付了總額15萬至20萬日元的資金,文件評價說:“太便宜了,一下子獲得了需要20年才能獲得的實驗和研究成果。”實際上,1947年底的其他的美軍資料還顯示支付了25萬日元,這表明聯合國軍司令部的調查在費爾博士1947年6月作出報告以后,仍有可能由別的專家再繼續進行。

1949年1月,東京審判中的蘇聯檢察團的斯米爾諾夫向威洛比遞交了要求對石井四郎等進行的活體實驗進行起訴的備忘錄,但是由于聯合國軍最高司令部擔心731部隊的技術情報流入蘇聯,反而說蘇聯的要求是為了掩飾扣留在西伯利亞的日本兵問題而加以拒絕,為此東京審判竟然沒有裁決731部隊。

在冷戰格局下,美國對于731部隊的追查,一直都伴隨著政治交易,在石井四郎與威洛比之間進行著。當時的交換條件是石井四郎將準備進行細菌戰的數據交給美國,美國免除對石井的戰犯起訴。但是在交易過程中,石井四郎一直向美國隱瞞活體實驗一事,但是蘇聯在遠東的審判披露了活體實驗的事實后,美國開始再次調查石井等人,此后,石井秘密進行活體實驗獲得的令世人震驚的數據就到了美國手里,石井再次被免于戰犯起訴。

不過,石井四郎很快就在家中暴斃。對于他的神秘死亡,專家現在認為有兩種可能:一是美軍情報機構痛恨其“留一手”。有消息說,狡猾的石井四郎在跟美國打交道時留了一手,五鐵皮箱絕密資料膠卷只交出三箱。所以,美國的這兩項試驗,至今沒有趕上日本的水平;二是美國軍方發現了石井四郎戰后試圖襲擊美軍的陰謀后,恨其反復無常,決定將其除掉。

日本女作家揭示731部隊成立內幕 震撼國人!

石井四郎選擇了遠離日本國內、歐美各國根本關注不到的中國東北,在那里進行《日內瓦議定書》所禁止的細菌武器的研制,這讓陸軍部十分認同。日本陸軍省認為,研究中國東北的地方病以及研制疫苗,是設想日軍731部隊在二戰期間犯下了滔天罪行,該部頭目石井四郎中將卻在戰后逃脫了懲罰,將許多秘密帶入墳墓。

日本女作家青木富貴子以石井的筆記為線索,尋訪了一批了解731部隊內情的當事人,查閱了大量新解密的原始資料,詳細剖析了日本細菌戰計劃的來龍去脈。

以“防疫”旗號為掩護

1935年,從歐洲游學歸來的石井四郎還是二等軍醫正(中佐),3年后飛快地晉升為軍醫大佐。

二戰結束后的1955年,石井四郎在為其教官清野謙次守靈的那天夜里,罕見地講述了自己部隊的情況:

“政府業已確定要制定國家百年大計:保護將士健康,減少死亡率和患病率……在這種情況下,先是在陸軍軍醫學校設立研究室,再在中國華南以中山大學為中心,由內而外逐步設立研究所,最終設立了324個研究所。

結果是,傳染病及傳染致死率下降,日本大藏省十分欣喜,得出結論:如此情況,可以繼續擴展下去。因此,我得以在哈爾濱建立了一個設施齊全的綜合大學研究所,里面有電氣火車,也有飛機,在那里非常投入地從事研究。”

所謂“在中國華南以中山大學為中心”設立研究所,就是指日本軍隊以武力占領華南的廣東中山大學,在那里設立“華南派遣軍”。同時,日軍在北京設立了天壇中央防疫所;

在占據南京中央醫院后設置了防疫給水部。至于在哈爾濱附近平房(地名)設立的機構,原名為“東鄉部隊”,后對外改稱“關東軍防疫給水部”。

“石井機關”遍布中國

1937年7月7日,盧溝橋事變揭開了中日戰爭的序幕。第二個月,上海派遣軍的戰斗部隊發生食物中毒,不少士兵飲用了受霍亂菌污染的河水而死亡。

石井四郎接到匯報后,立即給陸軍部和參謀本部打報告,并四處游說對戰斗部隊提供凈水的重要性。數天后,他便向上海派遣軍運送了5臺“石井式”濾水機和200名給水部隊人員。不久,這種濾水機被正式批準為陸軍的“衛生濾水機”。

很快,日軍組成了18個“師團防疫給水部”,在各條戰線前方從事防疫給水業務。這些部門,加上由平房派往各地的分部,被統稱為“石井機關”。

做“國內不能做的事情”

需要指出的是,事實并非如石井四郎所說的那樣,由于傳染病及傳染病死亡率下降,一個“巨大設施”才得以在平房建成。反而是顛倒過來——先是平房設施建成,而后由于盧溝橋事件爆發,各防疫給水部的數量才急劇增加了。

我們可以從石井四郎的講話中看出他有一種嗜好,即:為了夸大傳染病減少和傳染病死亡率下降的業績,不惜歪曲事實。然而,我們切不可因此疏忽了講話中的另一個細節:

“在這方面,日本陸軍請求國內所有大學做的事情有兩種:能做的事情和國內不能做的事情。對此,軍隊是經過多次會議才做出決定的,而且,對于國內不能做的事情要另外想方設法……去中國東北北方就能做了。陸軍遂決定在那里設立研究所。”

石井四郎選擇了遠離日本國內、歐美各國根本關注不到的中國東北,在那里進行《日內瓦議定書》所禁止的細菌武器的研制,這讓陸軍部十分認同。日本陸軍省認為,研究中國東北的地方病以及研制疫苗,是設想中的對蘇聯作戰所不可或缺的。

不過,石井考慮的“國內不能做的事情”,其意思不僅限于這些。他主張,在國內倫理上不允許的事情,在中國東北可以隨心所欲地進行。他就是憑借“國內不能做的事情”這等理由,才得以讓軍部同意在中國東北建立一個大型研究設施。

為了保守“國內不能做的事情”的秘密,平房設施內被隔離的特設牢房交給特別班管理,石井四郎的二哥剛男親自指揮。為工程建設而征召來的加茂村民成了特別班成員,身穿白大褂,腳蹬長筒膠靴并佩帶手槍,以非同一般的裝束負責監視。

就這樣,731部隊在中國東北的原野上誕生了。

石井四郎裝死逃避審判

據美國解密的文件證實,二戰結束后,石井四郎回到日本,在其家鄉千葉縣偽裝死亡并舉行葬禮,以逃避遠東軍事法庭的審判。

事情敗露之后,石井又想到了一個高招,那就是主動撰寫生物戰研究成果報告,提供給美方,以此來換取自身的安全。1947年8月,約200名石井四郎部隊的人員向美國專家移交了800份解剖標本。

俄羅斯講述日本731部隊

《刀的哲學》

此片是一部獨一無二的電影,影片以日本731部隊臭名昭著的生化實驗為故事基礎.采用劇情和記錄的虛實結合的方式,通過黑白影像的冷酷殘忍,和彩色畫面的采訪紀實,讓我們游走在過去和現在,人間和地獄之間。長 達249分鐘的影片再現了二戰中最令人發指隱秘歷史。不要期待影片會有什麼教育意思,客觀的或者夸大的展現那些極度變態的實驗場景,只是追求一種視覺上的 真實。這只是一種電影的表現形式,評論說影片運用了德國表現主義的樣,本片自然而然的會聯系到那部黑太陽MENBEHINDTHESUN.兩部影片有不少 相似的地方.安德烈所居住的地方和當年日軍的實驗地幷不遠。

影片的靈感和素材來自于前蘇聯的一個軍事翻譯人員ANATOLIYPROTASOV。此人曾在在哈爾濱學習藥學,在二戰后的KHABAROVSK地區審判 中扮演重要的角色,他作為一名翻譯人員來解釋醫藥方面的問題。在這部電影中ANATOLIYPROTASOV同樣是一個重要的角色。在鏡頭前他回憶并講述 了他的這些個人經歷,通過這樣一個獨特的視角來洞察事實的真相。

另外一件令人震驚的事是.2008年6月,影片快要在俄國發行的時候,安德烈受到了俄國聯 邦***RUSSIANFEDERALSECURITYSERVICE的調查,并被拘留了5天。

因為劇中太多的內容十分敏感,而且涉及很多機密,軍方沒收 了他為刀的哲學所研究的生化實驗的相關資料。該片于2008年7月由UNEARTHEDFILMS發行普通單碟版和5000張限量版雙碟DVD。限量版中 將會有大量的幕后花絮內容。

由俄羅斯著名超現實主義導演AndreyIskanov拍攝,講述日本侵華戰爭時期,日本731部隊在中國犯下的滔天罪行。影片用黑白手法掩飾著無比恐懼 的血腥,其中殘忍程度令人咋舌。

有些畫面應該比當年真實場景還要殘忍,片子太過限制級,不可能公映,更不可能大量流傳,我也是誤打誤撞的認識了幾位友人, 才得以在2008年年末之前看完整部電影,觀影之后有感日本鬼子當年對俄羅斯人是多么的殘忍(殘忍方式,殘忍程度不便細細表明),值得一說的是,片中幾乎 被殘忍試驗的幾乎都是俄羅斯人(可以看出都是用當年中國人被殘害的經歷去拍攝的),看不到中國人的影子。

但在當年真實場景中,中國人應該比這些外國人死的 更慘!!!小日本兒變態嘛!什么都能想出來,變態程度可想而知了。對于我來說《刀的哲學》只是一部恐怖片,因為沒有中國演員,所以才這么覺得,國與國之間 還是有

差距的,同樣的事情,兩種方法去對待,會得到不同的結果,人就是這樣麻木。戰爭已經過去!對于中國人來說!戰爭是恐怖的,銘記歷史不等于延續仇恨,只是讓世界在戰爭后得到反思...恐怖的刀有它殘忍的哲學。

AndreyIskanov,俄羅斯新晉導演,來自于遠東地區Khabarovsk市。2007年,Andrey拍攝出超現實電影 Philosophyofaknife,電影以日本關東軍駐滿洲731部隊在當地的一系列暴行為背景,以黑白基調大量描寫暴行的細節,比起日本80年代的 豚鼠系列實驗派電影集有過之而無不及。

影片對于暴行描寫過于細致,片中的場景比起當年發生的只會還要血腥,還要恐怖。另外,AndreyIskanov的 另一部2003年的處女作《Gvozdi》(Nails,射釘狂人),對顱內鋼釘植入愛好者進行了幾乎可以以假亂真的展現,畫面顛覆,風格詭異,讓你深入 了解一個妄想狂者的世界,也是一部不可多得的超現實派電影劇作。

《刀的哲學》

AndreyIskanov:俄羅斯新晉導演AndreyIskanov來自于遠東地區哈巴羅夫斯克(Khabarovsk)市。2003年其處女作《射 釘狂人》對顱內鋼釘植入愛好者進行了幾乎可以以假亂真的展現,畫面顛覆,風格詭異,讓人深入了解一個妄想狂者的世界,是一部不可多得的超現實派電影劇作。

2007年,Andrey拍攝出超現實電影《刀的哲學》,電影以日本關東軍駐滿洲731部隊在當地的一系列暴行為背景,以黑白基調大量描寫暴行。

731部隊是二戰期間侵華日軍關東防疫給水部,對外稱石井部隊或加茂部隊,又有石井絕密機關之城,全名為日本關東軍駐滿洲第731防疫給水部隊。

731部 隊罪證遺址位于哈爾濱市平房區。該單位在二戰期間由日本侵略者石井四郎所領導。731部隊也是在抗日戰爭(1937年-1945年)和第二次世界大戰期 間,日本法西斯于日本以外領土從事生物戰細菌戰研究和人體試驗相關研究的秘密軍事醫療部隊的代稱,也是日本法西斯侵略東北陰謀發動細菌戰爭期間(從 1931年到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的1945年)屠殺中國人民的主要罪證之一。

部隊簡介

概述

731部隊全稱滿洲731部隊,是日本侵略軍細菌戰制劑工廠的代號。為掩人耳目,先后叫過“加茂部隊”、“東鄉部隊”、“關東軍防疫給水總部”。

731部 隊偽裝成一個水凈化部隊。731部隊把基地建在中國東北哈爾濱附近的平房區,建有占地300畝的大型細菌工廠。這一區域當時是傀儡政權滿洲國的一部分。

一 些研究者認為超過10,000名中國人,朝鮮人,以及聯軍戰俘在731部隊的試驗中被害,但是對于數量的多少還存在爭議。日本投降前夕,匆忙撤退,為毀滅 罪證將工廠炸毀,大批帶菌動物逃出,給當地人民帶來巨大災難。

日本關東軍第七三一部隊,是日本軍國主義準備細菌戰的特種部隊,在戰略上占有重要地位。日本軍人所謂的"小小的哈爾濱,大大的平房",在某種意義上正說明 了這一點。就其規模來說,實屬世界上最大的細菌工廠。就其地位來說,它歸屬日本陸軍省、日軍參謀本部和日本關東軍司令部雙重領導,人事配備是很強的。擁有 從事細菌戰研究工作人員二千六百余人,其中將級軍官五名,校級軍官三十余名,尉級軍官三百余名。從一九三六年到一九四二年七月由石井四郎中將為部隊長,一 九四二年八月到一九四五年二月北野政次少將接任部隊長,一九四五年三月到同年八月石井四郎又重任部隊長。它的直屬各個部以及各個支隊都配備佐級軍官負責, 對一些重要部門都配備了少將級軍官負責。

形成

731部隊的前身

是石井四郎于1932年在中國東北哈爾濱市郊的背陰河設立的東鄉部隊。該部隊最早的開始進行了在日本國內無法進行的人體實驗。

1932年,石井四郎率部隊修建中馬城,在哈爾濱市郊的監獄。1935年的一次監獄暴動迫使石井關閉中馬城。石井到離哈爾濱更近的平房區重新設立一個新的設施。

673部隊在黑河孫吳縣建立細菌實驗基地,包括動物飼養、制菌室等300間建筑。

得名由來

“731”在“背蔭河時期”(1932~1934)有三個歷史名稱:對外稱“關東軍防疫班”,而內部的秘密稱呼是“加茂部隊”或“東鄉部隊”。日本學者松 村高夫在《戰爭與惡疫》一書中寫道:“(1932年石井四郎)在哈爾濱東南約70公里的五常縣背蔭河的防疫班(東鄉部隊)開始了細菌戰研究。”

臺灣學者藤 井志津枝在《731部隊———日本魔鬼的生化恐怖》一書中寫道:“1932年,陸軍省、參謀本部和關東軍的軍頭聽從石井的建議,首先在哈爾濱附近的背蔭河 設立‘關東軍防疫班’,匿名是加茂部隊……”據此可知,在背蔭河時期“731”的公開名稱是“關東軍防疫班”;

而其秘匿名稱有兩個:“加茂部隊”和“東鄉 部隊”。《惡魔的飽食》一書的作者森村誠一在他的書中也談到,731部隊老兵們告訴他當時有兩個隱秘名稱:加茂部隊和東鄉部隊。

731部隊暴行

關于“加茂部隊”名稱的來歷,是由于“加茂”是石井四郎家鄉的名稱,而跟隨石井到背蔭河的人員大多是由石井從加茂招募而來。關于“東鄉部隊”名稱的來歷, 是由于石井四郎的化名叫“東鄉春一”(一說“東鄉肇”)。

因石井崇拜日俄戰爭(1905年)中日軍擊敗俄軍的統帥東鄉平八郎。在“平房時期” (1935~1945),731部隊的對外名稱先后為“關東軍防疫部”和“關東軍防疫給水部”;

秘匿名稱則為“石井部隊”、“奈良部隊”、“滿洲第731 部隊”等。隆二在伯力法庭上曾供述:“該部隊在成立初期是稱為‘防疫部’,而在(1940年)改編后則稱呼為‘防疫給水部’了。”另一次庭審中又供 述:“1941年前,這部隊還沒有正式番號,只稱呼為關東軍‘防疫給水部’,同時又叫做石井部隊,因為日軍中各個部隊通常是按該部隊長官姓氏來稱呼的。

1941年,關東軍總司令下令全軍所有各部隊及機關都采用番號時,于是這部隊就開始命名為第731部隊。”“731部隊”一名,1941年以后才開始使 用。但今天的人們把日軍任何時期的在哈爾濱的細菌戰部隊都稱之為“731部隊”。在日本,有的學者甚至把“731部隊”用作“日本細菌戰”的代名詞。

關于“奈良部隊”,這是731部隊在1940~1942年間向華中地區派出的細菌戰遠征隊的秘密名稱。據當時日軍大本營參謀本部作戰課參謀井本雄男大佐的 工作日志《井本日志》記載:731部隊1940年9月至10月曾在浙江寧波一帶實施細菌戰;1941年11月4日曾在湖南常德實施細菌戰;1942年7月 至8月曾在浙贛鐵路沿線一帶地區實施細菌戰。731部隊在實施這三次細菌戰時,都組織了一支遠征隊,由這支遠征隊與南京的1644部隊配合去完成實施任 務。

這支遠征隊為什么被稱為“奈良部隊”曾在1940年參加過遠征隊到浙江實施細菌戰的原731部隊老兵石橋直方說:當時負責組織遠征隊的731部隊總務 部庶務課主任叫飯田奈良,于是就以“奈良”作為遠征隊的秘密代稱。

旗下部隊

細菌武器研究室

設立于日本東京陸軍軍醫學校,位于日本東京新宿,對外稱防疫研究室。1997年新宿曾出土很多殘缺不全的頭顱等人骨,相信曾遭受人為切割。

關東軍659部隊

本部設于哈爾濱平房區,對外稱關東軍隊防疫給水部,其本部稱為731部隊。731部隊是舊日本軍(關東軍)防疫給水本部的別名。該單位由石井四郎所領導, 因此也稱之為「石井部隊」。

731部隊也是在抗日戰爭(1937-1945)和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侵華日軍從事生物戰細菌戰研究和人體試驗相關研究的秘 密軍事醫療部隊的代稱。

關東軍100部隊

本部設于長春,對外稱關東軍獸疫預防部,下設2630部隊等。負責人高橋隆篤獸醫中將和松有次郎獸醫少將。

本部設在北京的天壇公園西門南側的神樂署,原國民黨中央防疫處所在地,對外稱華北派遣軍防疫給水部,后稱第151兵站醫院,也被稱為西村部隊。1855部隊部長初為黑江,后為菊池齊。1939年,西村英二繼任。下設三個科:

第1科設于協和醫學院,從事細菌(生物)戰劑的研究;第2科設于天壇公園西門南側,從事細菌生產;第3科設于北海旁北京圖書館西原北平靜生生物調查所和北平社會調查所,為細菌武器研究所。

此外,在濟南、天津、太原、青島、鄭州、開封、郾城派駐支隊等。

榮字1644部隊

本部設于南京中山東路原南京陸軍中央醫院,對外稱華東派遣軍防疫給水部/中支那防疫給水部,又稱“多摩部隊”。部隊長為桔田武夫中佐,副部隊長兼研究課長為小林賢二少佐。下設7個課。榮字1644部隊在上海、南京、岳陽、荊門、宜昌等地派駐12個支隊

波字8604部隊

本部設于廣州原百子路中山大學醫學院內,對外稱華南派遣軍防疫給水部。是日軍在中國南部的一支重要細菌戰部隊。部隊長先后為田中嚴大佐、佐佐木高行、佐藤俊二、龜澤鹿郎。下設6個科:

總務科,科長熊倉少佐;細菌研究科,科長溝口少佐;防疫給水科,科長江口少佐;傳染病治療科,科長小口少佐;鼠疫培養和病體解剖科,科長渡邊少佐;器材供應科。

岡字9420部隊

本部設于馬來亞新加坡,對外稱南方防疫給水部。

日本細菌部隊在中國境內有五大部隊,63個支隊。

731部隊骨干分子

731部隊行徑只是日本侵略軍在占領滿洲期間(從1931年到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的1945年)犯下的許多戰爭罪行之一,在這期間,1500萬中國人,朝鮮人,菲律賓人,印度尼西亞人,緬甸平民,太平洋島上居民和反法西斯聯軍俘虜被殺害。

細菌生產

第一部(細菌研究),菊地少將為部長。下屬有專門從事鼠疫研究的"高橋班",從事濾過性病毒及當地風土病研究的"笠原班",從事細菌媒介——昆蟲研究的" 田中班",從事凍傷研究的"吉村班",從事赤痢研究的"江島班",從事脾脫疽研究的"太田班",從事霍亂研究的"湊班",從事病理研究的"崗本班"和"石 川班",從事血清研究的"內海班",從事藥理研究的"草味班",從事立克次氏體(包括跳蚤)研究的"野口班"。

第二部(細菌試驗),由太田大佐兼任部長。這個部下設一個分部,專門培育和繁殖供散布鼠疫菌用的寄生蟲。下屬一個航空班和在安達東三十五里的鞠家窯的特別試驗場。這個部的主要任務是除了用人作細菌試驗之外,還通過"八木澤班"對植物進行病毒研究和試驗。

第三部(細菌武器制造),由江口中佐任部長。這個部下屬兩個工廠,一個是濾水器制造廠,這是為掩人耳目而設的。另一個是在楊馬架子的瓷彈殼制造廠,專門生產"石井式"細菌炸彈等細菌武器。

第四部(細菌生產),由川島少將任部長。這個部下設兩個分部,每一分部按照分工獨立地進行各種細菌的生產。

第五部總務部,起初由中留中佐為部長,后由太田大佐兼任。該部是七三一部隊本部的綜合部門,權力很大,它不僅負責整個部隊的財務管理、生產計劃、人事分配,而且更重要的是直接與憲兵隊聯絡和接收作細菌試驗的人。

第六部訓練教育部,起初由園田大佐任部長,后來由西中佐接任部長。這個部專門負責培訓從事細菌研究、生產和使用細菌武器的專業人材。據資料記載,僅少年隊員的培訓就進行了四期。

第七部資料供應部,由大谷少將任部長。這個部負責各種器材、設備的供應。

第八部診療部,由永山大佐任部長。這個部負責對細菌傳染的預防和日本人的疾病醫療事宜。

與各部平行的還有一個石井特別班,由石井四郎的家族人員親自把持。石井四郎的二哥次男剛男負責“特別秘密監獄”的管理,石井四郎的三哥三男負責試驗動物飼養的領導工作。

相關文章
頭條推薦
最新資訊
排列三组选六投注方案